澳门金沙官网

急救生命垂危者,我该不该超速?

导读 : 长久以来,因随时待命而对手机铃声的敏感再次让我惊醒于一声短促的信息提示,先是肌肉一紧从床上弹起,继而松了口气又复躺下,睡眼惺忪中查看,在大脑完全接收信息后再一次...


长久以来,因随时待命而对手机铃声的敏感再次让我惊醒于一声短促的信息提示,先是肌肉一紧从床上弹起,继而松了口气又复躺下,睡眼惺忪中查看,在大脑完全接收信息后再一次惊坐而起——“超速”二字惊心入眼。 昨夜的情景历历在目。7月27日晚上10点左右,铃声突响划破寂静,对方的声音急促,听了数句我反应过来,立即火速赶往急诊室。肝破裂,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不慎被重物压迫致使肝破裂,严重内出血。据医生诊断,结合家属要求,如不尽快送往杭州抢救,后果将不堪设想。 接受任务,马上行动!安顿好孩子和其家属到车上,即刻出发! 此时,高速上几乎只有我正前方两束车灯冲破层层黑暗。副驾驶座上,患者的奶奶双手合十不住地祈祷,车里急促的呼吸声与车后孩子父母时低时高的呜咽声,仿佛不时催促着我“快点,再快点”……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长途飞驶,终于将孩子如期安全送达省医院抢救。此时,我的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第二天,收到交警队的超速短信,我才意识到我超速违章了。作为一名司机,我开始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当急救生命垂危者时,我该不该超速?当一个孩子被突如其来的灾祸所扰,那么稚嫩却又无助的出现在你的面前,看着孩子家属满脸悲痛却又如此渴望我们的救治,急救生命与时间赛跑中,该如何冷静常速行驶?在夜黑车稀的高速道路上飞驰,我的心里全是病者伤哀者痛,何谓急救?急救生命垂危者时,我身为一名救护车的司机,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时间就是生命!或许一秒就可以挽救一个鲜活的生命! 当然超速不可取,即使在空阔的道路上也是错误的行为。我并不想打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幌子来让自己开脱责任。恰恰相反,对此我深感惭愧,也表示至深歉意。 但今后重遇如此问题时,我深感迷茫:急救生命垂危者时,我究竟该不该超速?


上一篇: 市委组织部突出“五严”纠“四风”正作风
下一篇: 刚刚 这些常用药宣布停产
隐藏边栏